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點綴人生 > 信息詳細
價值觀的光芒
信息来源:本站 信息整理:admin 更新日期:2016-12-03 22:12:04
標簽:價值觀 價值 光芒  

對我們這代人而言,李健不是伴著《我是歌手》這個節目走進我們視野的:從水木年華裏的《借我一生》、《輕舞飛揚》,李健的歌就曾見證我們的青春和成長。

 

十幾年後,飽受穹頂之下、心靈之上雙重霧霾摧殘的我們,卻驚喜地發現他和他的歌抖落了這麽多年的光陰、一如既往:只是在原來簡潔、清麗的風格上多了悠遠,這份悠遠透著對音樂、對生活的洞悉和寬容。

 

對多數人而言,始于偶然的東西往往引起內心的悸動:他疏離淺淡、不動聲色地唱,純淨、輕靈,不染煙塵,用音樂勾勒出一個萬物清新,時光安然卻深水靜流的世界。

 

這個世界把我們與充滿著名利爭奪、物欲橫流的現實隔開,湧動著真誠的情感,隱藏著節制的力量,給我們帶來了溫暖的感動。

 

《大學》裏有一句話,靜而後能安,安而後能慮,慮而後能得。這是對李健最好的寫照。

 

这个春天的夜晚,李健和他的歌如春风拂面,给我们忙碌生活一个适时有力的提醒;更像清冷的月光让我们再次体会到價值觀的光芒。

 

其实,唱歌和所有职业一样,从业者的價值觀支持着他的职业素养:

 

我們可以從李健的一些訪談來聆聽他如何看待他所從事的工作:

 

“音樂在某些意義來講是傳播一種情感,傳播一種溫情。從這個角度來講,我覺得此乃善品也。”

 

“愛音樂是一種生活狀態,它是我們忍耐孤寂的理由和力量,之所以成爲一個職業歌手是因爲熱愛音樂,而不是通過音樂快速致富。”

 

“唱歌永遠是一個低門檻,但是要求非常高的藝術。在我眼裏只有那些簡單的、真誠的、能夠感動你的,才算得上是好的音樂。真正的唱歌應該是比修養,比意境。”

 

“認清自我、堅持自我是一種自覺。我相信,歌手是靠作品來表達自己的,原創歌手更應該遵循內心,而不是人雲亦雲。”

 

源于冷静、独立思考的这份认识是多么难得的清醒,形成了他独特的價值觀,这种價值觀里渗透着我们理解和向往的敬业。

 

敬,原是儒家哲學的一個基本範疇,孔子就主張“執事敬”、“事思敬”、“修己以敬”等語;宋朝朱熹說,“敬業”就是“專心致志以事其業”,即用一種恭敬嚴肅的態度對待自己的工作。

 

不管有沒有人關注,紅還是不紅-------“君子憂道不憂貧”,一直按照自己的節奏,專注于鍾情的音樂。這樣的崇敬之心,一定會引領他用拒絕捷徑的腳步去一步一步丈量理想的距離。

 

他這樣理解和解釋他長時間的堅守:如果沒有那個時候那麽安甯,那麽大把時間,我不可能看那麽多書,我不可能積累那麽多。積累了很多人文學科方面的空缺,包括寂寞的時候如何跟自己相處。

 

因为價值觀的坚守,在歌手和音乐人的本分上,他值得拥有现在的一切。

 

縱觀李健的成長軌迹:以入世的態度投入工作,卻以出世的心對待世人在意的名利,堅守自我,如風吹麥浪,慢慢浸潤歲月風霜,自有收獲的金黃。

 

生活的理想,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---这种價值觀引领的才是更具意义和更具幸福感的人生。

 

李健說:大部分理想終究會變成幻想、夢想,但你不能因此否定很多事情,甚至否定你的人生。

 

一直以来,我们一味的强调唯物主义,以金钱作为唯一的标准;一味的强调不成功则成仁,成为王侯败为寇这样一种弱肉强食的價值觀。这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年代,一个最大程度追逐名利的年代,一个讲求效率一切求快的年代。可是,人们忽略了,在追逐物质的过程中,人的幸福感并不会随着金钱的增长而增长。

 

曾幾何時,音樂圈如此浮躁:選秀節目日益猖獗,瘋狂造星,一夜成名,音樂人卻大部分活得不快樂:新聞裏充斥著吸毒、自殺。

 

李健和他的歌走红,也证明了:当代社会迫切需要建立一个不那么急功近利,不唯金钱、不唯成功,追求内心宁静充实的價值觀,来解决我们在追名逐利中产生的困惑和低幸福感。

 

如果我們能夠做到以喜之、愛之的心期待日出而作,以敬之、樂之的心完成日落而歸,那麽,我們就幸福在了每一個不白白付出、不虛度年華的日子裏。

 

只要盡力而爲了、只要敬業樂群了,那麽就擁有了樂在其中的一生。

 

感謝李健和他的歌,感謝他的走紅,願這束月光灑落的光芒爲腳步匆忙的我們照著亮,讓大家去找尋自己久違了的心靈故鄉、抵達幸福的彼岸。